小说‖ 出轨

  文关木光

  

  图片来自网络

  1

  夏天的傍晚有些漫长,天边的红晕还未褪去,远处的灯火逐渐通明,老陈坐在阳台边的木椅上,嘴里叼着一根烟,打火机打了三下才蹦出了一丝火苗,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红色的火苗沿着烟草快速推进,所到之处只留下烟灰。他睁开眼睛,将香烟从嘴边移开,从鼻孔里呼出一缕浓浓的白烟,宁静的傍晚显得他呼气的声音很大,像是在叹气,又长又重的一声叹气。鼻腔里出来的烟气在空气中迅速散开,手中的白烟源源不断,老陈看着远处发呆,眨眼的速度慢过远处的灯火。

  过了今晚,明天高利贷就会找上门来了,这笔3百万的欠款对于结婚两年却还买不起房的老陈来说无疑是一笔高额巨款,当初炒股他也就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谁知后来踩进了泥潭,从10万到50万再到100万,把亲朋好友都借遍了还是赚不回本钱,反而越陷越深,到最后损失了两百五十万,无奈之下去借了高利贷。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再还不上钱恐怕连这出租屋都没法住了。

  天空越来越暗淡,红晕将近消失,老陈手里的烟也悄无声息地燃尽,烟灰在同一个地方坠落,这根烟他只抽了一口,像是忘记了,又好像是被忘记。

  生活的无力感让老陈身心俱疲,这段日子他常常想如果这世界有后悔药该多好,但他的空想都无法给他的现实带来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能借的人他几乎都借过了,走投无路的他只能坐在这里等待命运的宣判。

  2

  黑夜降临,没开灯的屋子被黑暗笼罩着,周围变得越发死静。突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老陈将一直夹在手上的烟头倒戳进桌上的烟灰缸里,伸手进口袋里拿出手机。

  “公司今晚又得加班,得晚点才能回。”

  “你先去找吃的吧,不用等我了。”

消息都来自珍珍,珍珍是老陈的老婆,两人结婚两年却一直在忙工作,每天能在一起的时间只有晚上,而最近珍珍找了一份新的工作,为了早点升职加薪,总是加班到很晚才回来,有时候她回来老陈都已经睡着了。

  “嗯,你也买点吃的填填肚子,别回来太晚了。”

  此时的老陈心里有百种滋味也无从诉?担约悍傅拇碜约撼惺埽挥懈嫠吖湔洹F涫岛芏啻嗡敫嫠咚模故敲挥杏缕U湔渚T顾ぷ鞑还慌Γ顾挥猩辖摹A饺舜哟笱У较衷谝丫嗍妒瞿晖妨耍饷炊嗄炅死铣禄故歉涣怂胍纳睿才财床墒枪ぷ饕环莼灰环荩坪趺恳环菟际と尾涣耍晕垂苫岣纳畲聪M幌氲饺词俏薹植沟脑帜选?

  两人每次吵架都会以老陈主动认错结束,因为老陈心里愧疚,他觉得自己很没用,老婆一天天地努力加班,自己却捅了这么大一个窟窿。不但没能给到她幸福,可能要把她也给连累了。

  很多时候他想过从阳台下去一了百了,可是他又担心自己惹来的祸会转嫁到珍珍身上,自己走了捞个清闲,留下这祸端可能会让珍珍痛苦一生。

  想到这些,老陈越发痛苦了。他靠在椅背上,仰着头,闭上眼睛,已经好久没有睡好觉了,生活真的太难了。

  3

  手机又一次振动,老陈睁开眼,打开手机,不是珍珍发来的,是高利贷那边的追债人。

  “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我已经给了你足够多的时间了,要是再交不出钱来,你知道后果。”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追债了,老陈盯着屏幕,他无能无力了,他不知道除了这样坐着等待宣判还能做些什么,他花费了最大的努力借来的30万也只是杯水车薪。

  过了大约两分钟,追债人又发来了一个定位,珍珍所在公司大楼的定位。

  老陈怕了,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

  “求你们不要碰她,这不关她的事。再给我些时间吧,我明天先给你们30万,其他的我很快想办法还你们。”

  消息发出去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没有回应。

  老陈也知道,不可能了。他们已经给了他很多次机会了。

  

  图片来自网络

  4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九点,月亮高挂在夜空中,玉盘般的形状没有一丝残缺,生活要是也能这样那该多好。

  老陈站起身,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12楼,是永别的高度。万念俱灰的老陈此时此刻真想让这一切结束,那样他将永远无法被原谅,但这世界也将永远与他无关。冰冷的栏杆是最后一道屏障,跨过它就能得到解放。老陈想放弃了。他双手在铁栏杆上摩挲着,这个高度他可以轻轻松松一跃而过,死是那么容易,而活着却这么痛苦,为什么还有那么?嗳搜≡窕钭拍兀恳残硎亲约禾嗳趿税桑∽陨钡哪钔芬坏阋坏阃淌勺爬铣碌哪谛模庀敕ㄔ嚼丛角苛遥嚼丛角苛摇?

添加好友的请求。老陈愣了愣,难道又是高利贷那边的人?可是这头像却好像在哪里见过,老陈仔细想了想,忽然双眼一睁,好像想起了什么,点开大学的班群,同样的头像,同一个人。

  这人叫高向阳,他是老陈大学的同班同学,两人虽在同个班,却没有过太多的交集。老陈家境不好,大学四年干了不少兼职,而高向阳则恰恰相反,家境优裕,从不缺钱花,是人们眼中的富二代。那时候的老陈很排斥这样的人,他觉得自己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表面表现的十分友好,实际却不太乐意与他往来。

  时隔这么多年,怎么突然找上门来了?老陈有些疑惑,但还是通过了他的请求。

  “老陈,好久不见啊,过得可好?”这招呼打的让老陈有些恍惚,就好像两人真的是多年未见的好友。

  “嗯,就那样呗!”老陈顿了顿,回复到。他不想让高向阳发现自己的窘迫,选择了含糊地回答。

  过了好一会儿,屏幕再度亮起。“我听阿亮说,你最近经济遇到了不小的困难?大家老同学一场,要是需要帮忙就尽管说。”

  阿亮是老陈的大学室友,两人关系甚好。前些天老陈去找过阿亮,阿亮借给了老陈五万块。可是阿亮这人守不住话,竟把消息传到了高向阳耳朵里。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高向阳家境显赫,一毕业就进了他老爸的公司,听说现在已经是公司的总裁了。也许,他可能就是老陈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想到这里,老陈内心开始有些激动了。如果高向阳真的愿意帮助自己,那就真的有救了。

  “是遇到了些困难,欠下一笔债。”老陈决定说实话。

  “需要多少?”

  “300万。”

  高向阳二话不说,向老陈要了银行卡号,明晃晃的300万转进了老陈的银行账户里。

  这份好意来得太突然,太难以置信。老陈捏了捏自己的脸,疼痛感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老陈连忙向这位突然降临的救星表达自己深深的感谢,并承诺自己将努力赚钱争取早日还上。

件。这让老陈有些疑惑,但这疑惑很快就被那种如释重负的激动感冲刷掉了。

  到了晚上11点多,老陈躺在床上又开始想,他和高向阳说到底也只是没有太多交集的大学同学,如果是看在阿亮的份上那也说得过去,但是啥也没问、啥也没说就直接打钱这点总是让老陈感觉不太对劲,他虽然不是那么了解高向阳,但在他的印象中高向阳貌似不是这样的人。

  老陈的内心隐隐感到不安,因为太多天没有睡好觉了,很快他就带着这种不安沉沉地睡去。

  5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闹钟的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老陈,他习惯性地伸手关掉闹钟,迷迷糊糊坐起身,嘴里呢喃着,向往常一样叫醒珍珍。

  “老婆,起床了,七点半了。”

  “老婆……”没听见反应,老陈想伸手去推醒她,却只摸到了空空的被子。他睁开眼睛一转头才发现,珍珍昨晚一宿都没回来。

  阳台外哗啦啦下着大雨,雨水砸在铁栏杆上发出异常尖锐的声响,夏天的雨总是这么突然。老陈走出客厅,关上了阳台边的落地窗。心想着,不知道珍珍的包里有没有备好雨伞。

未读消息:“我们离婚吧。”

  

  图片来自网络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