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季 162|如此

  晨起,打算带着儿子去一趟菜市场,走到楼下,看到兰州牛肉拉面餐馆,儿子要吃牛肉拉面,于是走进去。等待拉面的间隙,发现旁边有个小女孩正在专注地读着什么,我仔细一听,完全听不懂,再看看女孩面前,放着一本薄薄的册子,看起来非常破旧,上面类似于符号的文字,一个也不认识。我猜想要么是他们的家训,要么是他们信仰的某种典籍。

  小女孩读的非常专注,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有些嘈杂,小女孩用双手把耳朵捂起来,继续认真读。等到店老板忙完了,出来用他们自己的语言似乎对小女孩说:“捂耳朵是对别人的不尊重。”然后,又坐下来,给小女孩教怎么读,一边示范,一边让小女孩跟读,明显他读得要比小女孩字正腔圆。在他们父女俩的读书声音中,我听到了某种信仰的执着。

  是呀!倘若我们每个中国人能把自己的祖宗文化如此传承,倘若每个孩子都如此虔诚敬仰自己的祖宗文化,我想中华民族的复兴指日可待!如此传承,执着!

  继续向菜市场走去,远处看见一个白发老人闪过,令我震惊的是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竟然踩着大概有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天呐!这功夫可真令人佩服,连我这样曾经痴迷于高跟鞋的人,现几乎不敢挑战自己,何况一个老人?等到走近一看,才发现一切担心是多余的。原来是位大概三十多岁的女子,画着精致的妆容,染了一头白发而已!李白曰: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杜牧言:青春留不住,白发自然生;苏轼曰: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岳飞言:无心买酒谒青春,对镜空嗟白发新……

  白发意味着三千烦恼,白发意味着生命开始走向凋零。任意一位女人对于青春岁月的惊恐,莫过于又徒增了几许白发。也许是我落伍,把头发染成奶奶级别的白或银灰色,其实还挺常见。如此审美,奇怪!

  还没走到菜市场,头却觉得晕晕乎乎的,瞬间心慌气短,眼前一片黑暗,大有晕倒的迹象。好在旁边有家门诊,赶紧进去问诊,大夫说:“天气热了,中暑了,多喝水。”“中暑?没有搞错吧,从家里到菜市场的距离不超过两百米,就这一会功夫,就中暑了?”我纳闷,写下几个字自嘲:出门走不到两百米,竟然也好意思中暑?如此的自己,无奈!

  

达到当天最大量